“急救人员来之后,让我走开,用手电筒照了我老婆的瞳孔,按压我老婆的胸口。我也不记得他跟其他同事说了什么,然后就送到578急救车上。在救护车上还做了除颤的动作。后来到了医院,在抢救时医生问我什么情况,当时我挺害怕的脑子也比较乱,我就说夫妻俩吵架有争斗。他后来就问我什么情况要报警了。我就说行。过5分钟后警察就来了。”

拿着身份证,在平台上实名认证之后,萌萌顺利成为一名主播。“刚开始自己也不太懂,不知道说点什么,有些尴尬,直播就持续了一分钟。后来慢慢放开了,直播就顺利多了。关注的人多起来,里面有来自全国的人,跟他们就像朋友聊天一样,有时说说笑笑,有人点歌,我就唱唱歌,并不像父母想的那样。”萌萌说。